沐岑

你们不点红心,不点小手,不给个评论是要谋害我嘛

悄悄。能认出来是金嘛p2

倒放车 @木猫
有点水(怎么办QAQ)

【第五乙女向】范无咎x你

范无咎x你

。暴躁老哥范无咎

。ooc注意

。妈耶他真可爱。










那场雨,在那​,彻夜未停。你站在桥上任由雨点打在你的身上。思考自己到底差了些什么。
突然头上的雨停了下来,你看向身旁,范无咎给你撑着伞在你身边咋舌着说:“回家啊,白痴。”
“嗯……”

浴室中,你用吹风机把头发吹干了,不过自己居然才注意到范无咎这小子居然还会关爱女生。
这个被他听到绝对会被揍吧。
你的身上不知道是真的恶寒还是雨水导致的寒冷让你身上打了一个寒颤。
“洗澡!你明天感冒我可不帮你抄笔记啊!”
“这个我知道啦!”
你鼓着腮帮子说着,一边把头发扎起来一边走进去浴缸里。
你双手抱着双腿,再次想起了桥上的事情。

“我们……不合适。”
他摸了摸你的头说着,
“你会找到比我更好的男孩。”
“……”
你默默的站在原地看着他逐渐远去的身影。
你很后悔自己为什么放他走了,分明自己还有很多的事情还要告诉他的啊……
半张脸在浴缸的水中埋着。咕咚咕咚的吐出几个泡泡。
“换洗衣物我放在门口了!你别就光个身子就给我出来。”
范无咎说着dong——的一声,好似把东西扔在了门口。
“喂喂,不要这么粗鲁啊……”
“说谁粗鲁呢?!”
“没没没。”
你说到这里,突然想逗逗他。
“无咎——”
“干啥!一听这声就没啥好事!”
“要不要和我交往啊?”
本应该他的性格会说一句‘和你交往还不如和我哥搅基。’
结果他并没有说话。
等了一会,你问这:“歪?无咎小可耐?”
“真的假的?”
他这么问着。
“半真半假?”你歪着头回答着他。
“那我可就当真的了啊。”
duang——
浴室的门被粗鲁的打开,范无咎坐在浴缸旁边吻住了你。
一吻终了。
他笑了起来。
“你既然说出这种话,那就应该做好和我一起坠入地狱的准备。”

耶,超喜欢的一个娃x
其实就是随便乱画还二周目小英雄弄出来的。
应该所属雄英的普通科x

画风日常清奇。
指绘自设。
板绘试图鼓弄色差(刚来还不会画而已)
日常秀吉。
鬼知道我画了几遍草稿画成这样。

【我英乙女】轰焦冻(猫耳)x你

  轰焦冻x你
ooc注意
你的新必杀失败导致的后果xxx
点文 @玉生子











 



  看着面前的轰,你不禁捂住了脸,挡住了你脸红的脸。一双一红一白的都耳朵和一个红色的尾巴,尾头带着一段白色。



  啊——!!!

 
  他为什么这么可爱!!!



虽然是我的锅吧!但是……干的好!



  他微微一愣,之后把住了你的腰,问着:“怎么了?”


  “啊!没事!话说这个……”你伸出手摸了摸他头上的两个耳朵。




“啊...”




他突然眯起了眼睛,仿佛很痒的样子。



“抱歉!很痒吗?”



  你立刻松开了手,却被他抓住了。


  “还蛮舒服……”



  你再次脸红了起来,他为什么这么可爱……天使——!!!


  “轰!”

 

“?”



“我要血条,A型血。”


“……”

【第五乙女向】全员向/完

剩下的
ooc注意
前篇……戳头像









牛仔
(不打算写皮肤就这么写着吧。)



“晚好,小姐。”
你坐在餐厅不知道何时被他挽住了手。
“啊……牛仔先生……可不可以放开我的手呢?”
你笑着想抽出手,可是仍旧被他挽着。
“小姐,这里我有一句话想对你说。”他凑了过来,呼吸声都能听的仔仔细细的距离。
“你说你说。”你下意识后退一点,与他有了些距离。
“我喜欢你,超级喜欢你!从进入这个庄园开始!”
“……”
“小姐?”
“突然说什么……这搞的我也……没什么!”
你迅速抽出手一溜烟的跑回房间,满脸通红的嘀咕着。
“笨蛋……”









 

宿伞之魂(黑白兄弟二人)
你:求生者。






我不管就是兄弟设定xxx
“哥哥,那个在外面面前修机的……”
“走吧”
说着便走到了你们的面前。
奈布被吓的炸了下机,但是担任了溜屠夫的任务。可是走着走着发现屠夫没了。
“那个那个!有话好说。”你躲在墙的一边跟他们说着。
兄弟互相看了一眼。
“为什么。”
“想让我们放你?”
你愣了一下连忙说到:“虽然有那个想法吧,但是,你们兄弟刚来,总得熟悉熟悉我们吧。”
你这么说着从墙的另一边冒了出来。
“也好。”
“不错!那让我们熟悉熟悉吧!”
说着,他一下子把你打成了残血,之后又来一刀你成功倒地。
你看着他们坐在你旁边开始和吧讨论庄园的事情,你不禁泪流满面。


 
放我走吧大哥们啊。









入殓师
你:监管者





看着沉默寡言的他你好似带着些戏谑。
“呀,可爱的卡尔。”
你眯了眯眼睛,凑到了他旁边。
“怎么?”
“你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呢。”
“谢谢。”
说话期间卡尔并没有离开密码机的视线你鼓了鼓腮帮子不太开心便一刀下去。一个恐惧震慑,卡尔便倒在了地上,他抬起头看着你。
“卡尔,你话这么少嘛……”
你蹲下来看着他。
“不。”
“那嘛跟我说话这么少是讨厌我嘛”
“不。”
“那是什么?”
“喜欢你。”












约瑟夫
你:求生者


 
 
“新来的监管者约瑟夫诶!监草位置不保的杰克先生!”
庄园仍旧是那么吵闹。
你看着自己身边的那个本人——约瑟夫就在自己旁边。
为什么让一个求生者带一个屠夫呀!(你掀桌)
“这样啊。”
你给他介绍所有的事情之后,他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着。
“还有什么问题吗?约瑟夫先生。”
“那个,最后一个问题。”
“嗯。”
“你有男朋友吗?”
“没有。”
“那我做你男朋友怎么样!”

【第五乙女向】全员向/监管者

监管者(突然发现蜘蛛没加女子篇里所以变成监管者xx)
全员ooc注意
前文1      2         3
后面的剩下码xxx

 

   

 



    
 


   

厂长(初始)里奥
你:求生者



你抬起头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你不禁坐在了地上。
看见他迟迟没有挥刀你便转身想跑,却被他抓住肩膀。
“那个那个!我刚来的!”你抱住了头这么蹲在了他的面前。
“外面,没有出口。”
他突然发起声音,你抬起头,看着他的面具。
“没有?”
他并没有说话。
“你……和我家女儿,很像。不想让你丢失。”
说着他把你轻轻的放在了椅子上。
“我会送你回去。”
(队友:什么玩意?怎么就上凳了???)











小丑(囚徒)裘克
你:求生者

 



“发现小老鼠!”
身后传来了一个疯狂的声音,你连忙翻窗躲过了他的拉锯。
你在对面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他晃了晃头看着你说。
“能不能别逃了呀,追你半天了都。机子都快开完了。”
“谁让你这么吓人的呀,要是红蝶小姐姐我自动给她。”
你气喘呼呼的说着。
“就是这点我不爽哦。”他挠了挠脖子,“你和我交往这么长时间了,还在给别的监管者送啊。”
“这……这和交往送两回事!”
说话之间,队友已经把电机都开完了,看着他红着的眼睛你咦了一声。
“算了算了,当我佛吧。”
他这么说着,跨过窗户,一把把你拉过来抱住了。
“相对,你要陪着我。”

(你,溜监管者270秒)












鹿头(初始)班恩
你:求生者





“啊……糟糕,这局鹿头……”
你队友在你身边路过说着。听到了班恩来到这局游戏,你也顾不上修电机,连忙跑去找他。
看着他正在迷茫着扭着头,想看看耳鸣的对象在哪。你一下子扑了过去。
“找到啦!”
他或许被你吓一跳,回头看了一眼是你摇了摇头。
“班恩班恩!这句和我一起吧!”你开心的牵着他的手走到附近的电机旁边。
他用鹿头鼻子顶了下你的额头。
或许是在说快点。
你笑了笑,抱住了班恩。
“嘿嘿w这里不容易被发现哦!”












杰克(白纹大触)
你:求生者

 
  



 

啊……
你仰着头看着面前的杰克,而杰克低着头看着你。你们俩这么持续了三十多秒。
“这不是可爱的小姐吗。”
他开头这么说着。
“……”你眯了眯眼睛看着他。
然后就是沉默。
之后你张开了双手,看着他。杰克也很会意,抱起你走在红教堂的小路上。
“嗯……”你蹭了蹭他的肩膀有些开心。
他轻轻的笑了起来,冰凉的面具触碰到了你的额头。
“真是一位十分乖巧的小姐呢。”










蜘蛛(星空预言者)瓦尔莱塔
你:求生者






“莱塔!”你开心的扑到了她的一个心形的蜘蛛网中。
“真是的,就知道淘气。”她把那个被你踩烂的蜘蛛网从新编了下把你困在了里面。
“嘿嘿w莱塔这个是给我的小心心嘛!”你这么问着。
“是哦。可惜刚刚被你踩烂一个。”
“我错了……”
你乖巧的坐在心形中的中央。
“在这我等会回来。”
说着她走掉了,之后自己的队友没几分钟就被莱塔打倒在地。
“我回来了,没人打扰我们了呢。”











黄衣之主(波塞冬)哈斯塔
你:求生者
凭空生出来一个蓝色的触手把你吓到炸机。
“这局是哈斯塔啊……”
“汝,吾之名不是汝可以说的。”
一个传送,哈斯塔便出现在了你的面前。
好的,你又炸了下机。
“别吓我啦……”
你叹了口气。
他的触手缠上了你你的手也够不到机子只好放弃了破密码机。
“吾要给汝惩罚。”说着他的触手不知道游荡到了哪里。
“等等!白痴!这是游戏里!”
(哔——)

【我英乙女向】

ooc注意
极短注意。
还有,一只joke在旁边哈哈大笑。




“吃糖吗?橡皮头。”你这么说着从兜里掏出了个软糖。

“不用了。”他看着你说着。

“诶,是嘛。”你回答着他,从兜里掏出一支烟,刚想点烟就被他拿走了。

“抽烟有害身体健康。”他把那个未抽的烟扔到了垃圾桶里。

“诶…很贵的。”你看着烟所在的垃圾桶里叹了口气。

“我记得以前老师也说过你,不要抽烟。”

听到这句话你耸了耸肩,“你可以当我是…戒不了烟的患者。”

“…”他眯了眯眼睛。

“你们学校的学生怎么样呀!火焰精灵。”joke开心的问着你。

“我家的笨蛋们好歹也有十个人在前一百吧。”你拖着腮这么看着会场,“嘛。我们班有人进也不用我安慰他们弱小的心灵。”

“诶…”相泽想了想突然笑起来:“兴许我班把你班所有人都淘汰了呢。”

“哈?怎么可能?橡皮头,你怎么想的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俩一见面就吵架这个习惯还没改啊!”joke无情嘲笑.jpg。

“还不是这个橡皮头不好。”

“这是我要说的话,火焰精灵。”

“好哇!打一架啊!”

“来啊!”

一场大战即将上演

joke:“你们俩关系真好呢”

你/相泽:“谁会和这家伙关系好啊!”